首次听这首歌还是小时候看河南电视台《你最有才》,挺好听的。
在线播放(由百度提供播放加速服务):


备用:点击播放
音频:

2005年夏天,去的四川,18岁。
2010年夏天,回到山东,23岁。
四川产好酒,《嘉州海棠》五年醇酿…

当你离开了一个地方,才发现对其思念多少。
这种思念,几乎是建造词曲的最佳原材料。
于是,《嘉州海棠》的生日:“2010年,济南的秋天。”
2011年5月,于济南录音。

《嘉州海棠》是什么?应该是自己的命,应该。
一百年后若有人问起:“邓家船是谁?”或许会有回答:“《嘉州海棠》的作者。”
但,对于整个音乐世界,《嘉州海棠》只是‘小情小调’,仅此而已!

终究在吃饱肚子的前提下,音乐不能只是一味的‘花前月下’、‘儿女情长’。前人榜样告诉我们,歌者在‘儿女情长’之余,还应该用他的旋律、歌词、声音,去对他所处的时代,予以思考与质问!往大了说,不只是时代,还应该包括他的国家、民族以及地球。

让人文的花儿在自己写的歌里多多少少开上几瓣,这是一个写歌的人应该做的,就算到死都没做,但至少心里要有——这算是邓家船对邓家船的一点要求。

其实,对于一个写歌的人,这辈子能整出首‘口水歌’,就已算是福份了。若再奢侈点,能有几丝周杰伦、许嵩的那种对音乐美与流行的认知与悟性;能有几分优秀歌词工匠方文山的那种对歌词美与流行的认真与觉悟,这对一个写歌的人来说,算是够幸福的了。

然而,这还不是最高级别。

爱情不只是音乐唯一的主题,它只是在音乐的众多主题里占了绝对的比例。
一个真正的歌者,他的音乐绝不单纯的‘花前月下’、‘儿女情长’。
一个真正的歌者,他习惯了在用灵魂呐喊;他习惯了在用自己的旋律、歌词、声音去思考现在、过去与未来,更以及思考他的自身和他所处的时代与他所处的土地和人群,而且这种思考又是那样的深沉且经得起时间!

相信500年后,子孙不可能只听我们的‘花前月下’、‘儿女情长’,他们肯定会去翻一翻,是谁曾用灵魂歌唱...

于是——向黄家驹致敬吧!向郑智化致敬吧!向罗大佑致敬吧!向崔健、许巍...向所有的灵魂歌者们致敬吧!

于是——个人愚见,歌分三种。

第一种:口水歌。它可以大街小巷妇孺皆知,如当年《纤夫的爱》、《大花轿》等,以及现在的诸多‘网络歌曲’。

第二种:就是周杰伦、许嵩等音乐人的作品,其相对高雅、帅气,并合乎当前的主流路线。其实还应包括上世纪80、90年代至今的所有的流行乐者,如四大天王、小虎队、庾澄庆、任贤齐、张宇等。

第三种:也是最高级别的一种,其代表人物:罗大佑、黄家驹、郑智化、崔健、许巍、郑钧、汪峰等,还有陈奕迅。

其余能和最高级别并驾齐驱的,也就只有民族的东西了,如《梁祝》、《茉莉花》、《康定情歌》、《在那遥远的地方》、《沂蒙山小调》等。

读到这儿,想必大家早已留意了上面‘优秀歌词工匠’几个字。对于有着优秀作品并独开一面的前辈,邓家船心里不敢有一丝的不尊敬!

能写出美丽的文字,这需要汗水,如查资料、走访;需要几乎固执的认真,如一遍遍的修改;需要天份;更需要善良,这些足以让人尊敬,但还不足以让人敬仰!

那谁值得敬仰?

举个例子,《以父之名》的歌词作者黄俊郎,在他的名字前面可以写上这样几个字:‘歌词艺术家’。

所谓艺术家,或许就是那些站在天分与汗水的背后,思考的更加深沉者!

(以上,多少提及了一些前辈歌者的名字,还望观者勿断章取义,谢谢大家!)

活着,总有死的那一天。
一个歌者,终究要喊出自己心底真正想喊的东西,才算不负这趟子人生。希望这些,或许可以敦促自己去自觉写点真正想写的东西...

——写于2011.7.27、修于2012.9.10 、邓家船、济南


《嘉州海棠》词曲——版权登记号:610000118528

(主歌: 嘉州海棠/梦又一曲殇/是谁偏偏恋的一支儿菜花香/嘉州海棠/煮酒秋意凉/叹的一句只是巴蜀儿你漂亮/哦/菜花儿香/菜花儿香/三江飘然佛下问前方/倚窗听雨独自人彷徨/斑竹月湾奉茶盼海棠/小儿西湖坝上桫椤装/嘉州城外峨眉旁/梦又一曲殇/是谁偏偏恋的菜花儿香/船儿慧远心已慌/煮酒秋意凉/叹的一句只是巴蜀儿你漂亮/巴蜀儿你漂亮/菜花儿香 )

(副歌:和主歌一样的歌词)

(尾巴:三江飘然佛下问前方/三江飘然佛下问前方/问前方)

最后修改:2020 年 07 月 19 日 07 : 20 PM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你有用,请随意赞赏